南京银行定增计划尴尬重启 频收监管罚单引关注

来源: 北京商报2019-05-22 11:05:55
  

曾遭监管机构否定的定增计划再次启动。5月21日,南京银行(8.420,0.29,3.57%)宣布将进行新的140亿元定增计划,且已通过董事会审议。与之前的定增方案相比,新方案的发行对象有所变化。不过,与定增计划相比,近期南京银行因频频收到监管罚单而受到市场关注。除来自银保监会系统的罚单外,国家外汇管理局(以下简称“外汇局”)、中国银行(3.810,0.01,0.26%)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近期均对南京银行进行点名。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南京银行一季度业绩表现亮眼,但多张罚单的背后体现了风控薄弱的问题,未来应加强平衡业绩增长和风险控制。

重启140亿元定增计划

南京银行此前曾遭证监会否定的定增计划重新启动。5月21日晚间,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的议案》,拟对法国巴黎银行、南京紫金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紫金投资”)、江苏交通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通控股”)、中国烟草总公司江苏省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省烟草公司”)四家非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6.96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40亿元。

与此前的定增方案相比,此次定增方案的发行对象发生了重大变化,由此前的5家减少至4家,且仅有紫金投资和交通控股未发生变化,此次新增法国巴黎银行和江苏省烟草公司。

据了解,2017年8月2日该行曾发布不超过16.96亿股140亿元的定增计划。不过,在2018年7月,该计划遭到证监会否定,该行曾披露的被否定原因是“证监会发审委会议同意票数未达到3票”。

南京银行在公告中表示,此次募集资金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该行核心一级资本,提高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支持该行业务持续、稳健发展。

重启定增方案的背后体现了南京银行面临明显的资本金压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末,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较年初下降0.21个百分点至12.78%,一级资本充足率下降0.04个百分点至9.7%,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微幅提升0.01个百分点至8.52%。而拉长时间线来看,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虽然在2018年小幅提升,但在2015-2017年连续三年下滑。

与银行业整体水平相比,南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也有着不小的差距,特别是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以及一级资本充足率。银保监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末,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95%,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52%,资本充足率为14.18%。

频收罚单

作为老牌上市银行,南京银行近期频收监管罚单。5月20日,上海银保监局一连对南京银行开出3张罚单,合计罚没259.21万元。根据处罚信息,南京银行上海分行因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期间向某资本金不足的房地产项目发放贷款,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款50万元;该分行因2017年1月至2018年3月期间违规向部分关系人发放信用贷款被责令改正并罚没合计159.21万元。另外,该分行因2017年10月至2017年12月期间在发放部分个人消费贷款后,未采取有效措施对贷款资金使用情况进行跟踪检查和监控分析,部分资金用于证券交易和理财投资的问题,上海银保监局责令该行改正,并处罚款5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来自银保监会系统内的罚单外,南京银行近期还被外汇局和交易商协会点名。5月20日,在外汇局通报的17起外汇违规案例中,南京银行上海浦东支行因2016年2月至3月期间凭企业虚假提单办理转口贸易付汇业务,违反《外汇管理条例》相关规定,被处以罚没款80万元。

另外,交易商协会5月15日公布的自律处分信息也涉及南京银行。交易商协会表示,南京银行作为债务融资工具“17泰州滨江MTN001”主承销商,存在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规则的行为,经2019年第6次自律处分会议审议,给予南京银行诫勉谈话处分,责令其针对本次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

应做好风险和增长的平衡管理

事实上,从经营业绩来看,南京银行2019年一季度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根据财报数据,该行2019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6.9亿元,同比增长29.7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2亿元,同比增长15.07%。截至2019年3月末,南京银行总资产达到13182.3亿元,较年初增长6.03%。

分析人士指出,靓丽成绩的同时却罚单不断,体现了南京银行的内部风控薄弱,合规管理性存在问题。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表示,从财务报表来看,南京银行业绩增长很快,可能是为了业绩增长因此放松了对风控的把握,所以出现了一系列的违规事件。

首创证券研发部总经理王剑辉也认为,如果一家金融机构多次被监管部门处罚,说明两方面问题,一方面金融机构本身的内控、合规管理存在问题,有需要改进和提升的空间,另一方面,也意味着监管部门在监管的方面要求更高,使得处罚更频繁发生,说明监管的力度在加大。

“从不良率没有增加、拨备覆盖率却下降,也说明快速的增长在消耗着南京银行的经济资本,银行资本金出现了不足的问题。”刘澄表示,未来南京银行应在信贷和风控中做好风险和增长的平衡管理,还要丰富盈利模式,转变发展思路,在加强中间业务收入上多下工夫。

责任编辑:sdnew003
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昵称: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遵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您在鲁商网发表的言论,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版权与免责声明:

1 本网注明“来源:×××”(非商业周刊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文责自负。

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4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